聚美优品,离开在中概股暴风夜

  作者 Cuba Libre

  长达四年的私有化之战结束了,聚美优品如今还是在中概股风声鹤唳之时,告别了纽交所。

  今天(4月15日),聚美优品宣布完成公司完成私有化交易,将从纽交所退市。聚美优品发布公告称,根据2020年2月25日达成的私有化方案,公司已经完成了与Super ROI Global Holding Limited(母公司)全资子公司聚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(买方)的合并,不再是一家上市公司,成为母公司的全资子公司。这笔私有化交易的价格为每股ADS 20美元。

  而同样在今天,另一中概股跟谁学再造做空。这意味着整个中概股还没有走出眼前的黑暗时刻。

  聚美优品不是瑞幸好未来们的其中之一,众所周知它的离开是陈欧的“蓄谋已久”,不过此时聚美优品的退市也映出了当下中概股的又一面。

  接下来,怎么继续为自己代言?

  2014年5月16日,聚美优品赴美上市,成为美妆电商第一股。彼时,开盘报27.25美元,较发行价22美元上涨23.86%,市值达38亿美元。不过之后不久,走出了营销广告时代的聚美优品,又接连遭遇了供应商造假、“明星CEO”人设等危机,股价不断下跌。

  两年后,陈欧第一次提出私有化,理由是聚美优品在美股市场被严重低估。陈欧在彼时发布的内部邮件中称,“虽然每一个私有化的公司都会强调自己被市场低估了,这看起来是陈词滥调,但对于聚美来说,这是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。”

  不过后来由于业绩难看,提出的收购价也远低于当时的发行价,2017年,聚美优品的第一次私有化之旅就在各种阻力中被陈欧撤回。此后的聚美优品就走入了自己默默无闻的“下半场”,2017年聚美优品出现了亏损,再看如今其市值较上市时已经蒸发大半,聚美优品这家公司也从风光无限,变得几近消失。

  业绩萧条的背景,也为陈欧再提私有化提供了条件。今年年初(1月12日),聚美优品称董事会收到了公司董事长、首席执行官兼代理首席财务官陈欧及其关联公司的私有化要约,拟用每ADS(美国存托股份)20美元的价格购买买方集团尚未持有的股份(该要约价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溢价15%)。

  关于聚美优品私有化之后的去向,已经众说纷纭,比如回归A股。

  回归A股是从美国回来的中概股的普遍选择,不过要知道,以聚美优品的声誉和连续几年的成绩,想要再登上A股的大山,可能性并不大。

  就在今年年初,聚美优品曾调整ADS与A类普通股之间的比率,由原来的1:1调整为1:10。这意味着,20美元/ADS的收购价格在比率调整后只是每A类普通股2美元,不仅低于2016年的7美元私有化价格,更远低于其22美元的IPO发行价。

  另一说为,陈欧这次的私有化操作是为了将来“以街电为核心再次上市”。

  2017年,聚美优品曾用3亿元收购了共享充电宝品牌“街电”的多数股权,彼时陈欧的这一动作还引来了王思聪的嘲讽。不过,后来的故事众所周知,充电宝出其不意的成为无数破灭的共享经济之外的存在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2019年初,街电累计用户超过1个亿,用户份额占据了行业的41%。如今的份额也基本保持了前三的位置。而经过后续的资本运作,截至2019年3月31日,聚美优品持有街电股权达82.07%。

  “深响”文章中也说过,以电商概念上市的聚美优品,如今主要营收已经转为共享充电宝业务,可以预见,聚美优品私有化完成后,公司在新业务的投入和企业决策上将更加灵活。

  不过A股对于街电这样业务较为单一的模式接受几何,还需要未来时间和资本市场的检验。

  总之,不管私有化能不能让聚美优品重新开始,陈欧如今总算达成了自己的愿望。

  人人自危的中概股

  人人自危的中概股中,一边是聚美优品退市成功,另一边,是跟谁学在今天再度被做空。

  美国当地时间4月14日早间,做空机构香橼研究(Citron Research)发布做空报告,称跟谁学虚构了高达70%的营收,应立即停止股票交易并进行内部调查。报告发出后,跟谁学一度跌超9%。

  香橼报告称,跟谁学2020年第一季度K12收入为3.16亿元人民币,此数据与财报中19年第四季度的7.73亿元收入相比差了60%。考虑到2019年四个季度中,跟谁学每个季度的收入几乎均翻了一番,因此,香橼推断2019年的营收多报率可能高达70%。

  而这也是跟谁学在一个月内第二次遭遇机构做空。

  自瑞幸咖啡数据作假引发了中概股的信任风暴,已经席卷好未来、爱奇艺、跟谁学等等正如日中天的中概股企业。

  其中好未来已经自曝,称公司内部审核出公司怀疑有问题的员工有玉供应商的不当行为,比如伪造合同等文件,错误夸大“轻量级(Light Class)”的销售数据。最终导致了,在截至2020年2月29日结束的2020财年中,被夸大的销售达到2020财年总收入的3%到4%。另外,另一个主角爱奇艺还在坚持自己的“清白”。

  显然,从2016年就想要私有化的聚美优品,并不是这批“暴雷”企业的其中之一,但聚美优品如今的结局也已经不是秘密。其上市之时,头上的光环比后来者们都亮了许多,尽管聚美优品的成绩已经不足以再让做空机构出具几十页的报告了,此时抽身成功的聚美优品,或许也可以看作某种意义上的“全身而退”。

  不管怎么样,中概股公司的模式和管理方式中任何一环出了问题,都会有被做空机构盯上的“机会”,或者,亲自走下美股神坛。聚美优品和瑞幸们,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、用了多长时间走出了纽交所,未来的中概股企业的面前都将是一个更高的门槛,和更加严厉的审视目光。



https://tech.sina.com.cn/i/2020-04-15/doc-iirczymi6508997.s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